主頁 > 行業新聞 > 2017年底美團打車七城出擊時

2017年底美團打車七城出擊時

  美團打車正式登陸上海,提供出租車及快車兩種服務,上海用戶可以通過美團或美團打車APP體驗。這意味著繼南京首站之后,美團打車跨出了布局全國市場的第一步。美團打車在上海上線的頭一天,就被上海市交通委等部門聯合約談,要求其規范運營。
  美團進軍網約車,與滴滴的摩擦不可避免。有意思的是,滴滴也要進入美團的核心業務領域——外賣。新京報記者從工商信息平臺獲悉,滴滴已經成立了“北京再造科技有限公司”運營外賣業務,滴滴出行副總裁羅文為公司法人。滴滴外賣中加入不少百度外賣人員,將于4月1日上線。
  美團打車重金補貼上海司機和乘客
  司機劉師傅之前就是一直開滴滴快車,累計接過6000多單。“美團打車出來后就注冊了,我現在兩個平臺都接單,哪個有單就跑哪個。”劉先生介紹,今天美團會根據接單數量給司機獎勵,不同時間段獎勵額度不同,低的一單獎四五元,高的十元。他還介紹,美團打車前三個月對上海司機不抽成,每單只收0.5元信息費,三個月后抽成8%。目前,滴滴快車抽成在20%多。
  美團打車登陸上海對乘客優惠力度也挺大。上海的宋女士昨日使用美團的叫車服務,從長寧區的龍之夢大酒店到徐匯區環貿iapm商場,路程大約4公里。“幾秒鐘之后就有司機接單。美團打車APP顯示,這段距離的總費用為20.23元,前三單每單補貼14元,乘客只需支付6.23元即可。而同樣距離,滴滴快車需要19.8元,優惠1元之后,實際需支付18.8元。”
  上海的王先生3月21日叫了兩單美團打車,兩個司機都是以前跑滴滴的。“現在快車司機準備兩個手機分別運行滴滴和美團兩個平臺,他們都樂見滴滴和美團之爭,滴滴現在對司機的抽成是20%多,而美團在頭幾個月是不抽成的。”王先生認為,從目前來看,美團打車和滴滴出行提供的服務其實是沒太大差別的。“公司總是追求壟斷,壟斷帶來定價權,而用戶希望競爭。”
  當然,也有不少用戶抱怨美團打車體驗不夠好。“我去上班時使用美團打車,連續叫了兩個司機,都走錯了路,結果等了二十分鐘才坐上車。”用戶李小姐表示,雖然出現了小意外,但美團的司機態度都挺好的。在南京上學的張同學也因為優惠力度大選擇使用美團打車,但她認為美團打車的叫車體驗不太好,“被莫名其妙地關閉了兩筆訂單,被取消了用車服務。”
  在滬運行首日,美團打車被約談
  美團打車在上海運行的頭一天,就引起了監管部門的關注。
  記者從美團打車方面獲悉,上海市交通委、市公安局、市價檢局聯合約談“美團打車”所屬的“上海路團科技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要求該公司嚴格遵照本市巡游出租車、網約車等相關管理規定,規范開展營運活動。
  有關部門對美團提出了幾項整改要求,包括平臺的相關數據信息接入上海市網約車行業監管平臺;宣傳廣告中不得出現類似“一元錢出發”、“低價出發”,撤銷相關內容;由于相關巡游出租汽車車輛和司機注冊信息尚未接入本市出租汽車信息服務平臺,不得開啟巡游出租汽車打車軟件營運業務。
  對此,美團打車回應稱,將按照上海網約車和巡游車管理的相關法規,積極落實有關工作要求。
  2017年底,在南京測試了10個月的美團打車宣布將開始市場擴張,已擬定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福州、溫州和廈門七個城市,今年1月美團打車司機招募頁面顯示即將登陸北京。不過,后來傳出因未獲得相應城市的網約車經營牌照被迫暫停。
  美團為何布局打車業務?美團點評高級副總裁、出行事業部總裁王慧文表示,開展打車業務源自用戶需求,美團點評2.5億的日活躍用戶中,30%有出行需求。在南京試點10個月以來,美團打車日訂單量突破10萬單。“新城市開通初期對司機零抽成,希望能給行業帶來創新動力,在本地吃喝玩樂消費場景協同的基礎上,為用戶提供更好的體驗。”
  在殘酷的燒錢大戰后,網約車市場從快的、滴滴、優步“三國鼎立”,到后來的“兩強爭霸”,最后變成 “一家獨大”。
  據極光大數據發布《網約車APP行業報告》顯示,2017年滴滴出行憑借12%的高滲透率成為第一梯隊,每100個移動互聯網用戶中就有12個使用滴滴出行;第二梯隊的神州專車相比滴滴量級差距較大,滲透率僅為1.37%,其余網約車APP均低于1%。
  除了看中網約車格局的不均衡外,網約車市場的高達20%-30%的傭金水平,也令美團看到了機會。近日,記者走訪北京網約車市場,大部分司機對于美團打車的出現表示歡迎,“有競爭也是好事,也能賺些錢。”網約車司機趙師傅告訴記者,到時候哪個平臺傭金少就接哪個。
  有業內人士認為,美團開展打車業務,是為了安放無處變現的流量。餐飲是美團的主營業務,而餐飲行業并不熱衷于砸錢做廣告。從美團業務延展性上講,用戶在餐廳吃完飯,有很大的概率要打車。
  二選一的較量:美團打車VS滴滴外賣
  美團布局打車業務,必然觸動滴滴的奶酪。滴滴進軍外賣領域,讓人們看到了另一種形式的反擊。3月初滴滴外賣高薪招聘騎手的消息不脛而走。
  對于無錫的餐飲業來說,滴滴進軍外賣早就不是秘密。今年2月,滴滴外賣工作人員走街串巷進行地推,但并不是“地毯式”推廣,他們選擇了一種更有針對性的打法,用他們的話來說,“我們選擇在其他外賣平臺上評價比較高、做得比較好的商家推廣。”
  2月底的一天,滴滴地推人員找到了在無錫從事小吃生意的林姐(化名),林姐的門店已經接入了美團、餓了么、百度外賣。“其實外賣平臺對商家的優惠都差不多,但無錫本地人用美團比較多。”3月初,林姐和滴滴外賣簽訂了合同,在她看來所有商家應該都不排斥滴滴外賣,畢竟多一個平臺,就意味著訂單量的增長。林姐根據以往經驗判斷,滴滴外賣初期的補貼可能比較多。
  林姐的店是加盟店,幾天后,一則來自總部的通知打亂了她的設想。總部通知旗下加盟店,“不能上線滴滴外賣,如果發現門店接入滴滴外賣,美團與餓了么都將直接下線(不能使用兩平臺接單)。”至于是否接入滴滴外賣,由各門店自行決定。
  北京的滴滴司機蔡師傅也在為可能發生的二選一而煩惱。蔡師傅已經當了兩年多的滴滴司機,不久前他又有了一個新的身份——美團司機。由于滴滴目前采用的是派單模式,蔡師傅擔心如果滴滴派單,而車上剛好拉著美團的乘客。
  和林姐的想法類似,蔡師傅的目的是想多接單。網約車新政出臺后,蔡師傅明顯感覺訂單量變少了。“特別是最近一段時間,收入沒有以前好。現在每個月也就五六千,以前好的時候能有八九千。訂單少了,坐車的人少了,獎勵拿不到了。”
  蔡師傅告訴記者,滴滴對司機有一套激勵辦法,司機每天拉夠一定量的訂單,就可以獲得一定金額的獎勵,“以前最多的時候一天能拉30多單,拿到幾百塊的獎勵。現在每天拉十幾個小時,也不能保證每天都拿到獎勵。”
  分析稱滴滴做外賣意在高頻支付場景
  滴滴正在為外賣業務的推出做最后準備。新京報記者獲取的一份滴滴外賣合同顯示,與商家簽合同的主體是北京再造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唯一股東是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也就是滴滴出行的運營主體。該公司的法人是羅文,是滴滴出行的副總裁,負責打車業務。
  工商信息顯示,該公司注冊于2017年11月22日,當時的經營范圍并未包含外賣、配送等業務,直到2018年1月25日,才新增了銷售食品、汽車等項目。
  滴滴內部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滴滴外賣團隊成立于2017年下半年,組成人員包括不少此前百度外賣團隊成員。
  近日,已于去年9月被餓了么收購的百度外賣再次傳出人員調整消息,百度外賣董事長(原CEO)鞏振兵離職,餓了么3月20日確認了這一消息。有傳言稱鞏振兵的新東家將是滴滴外賣。但餓了么方面表示不知情。
  滴滴入局外賣,外界猜測很多。2017年底美團打車七城出擊時,滴滴就被曝出正在試水外賣業務,并組織了一個10人左右的小團隊秘密研發。直到3月初滴滴公開招聘騎手,大家才嗅到了這場商戰的火藥味。
  近日,新京報記者登錄滴滴配送客戶端看到,滴滴配送城市包括無錫、南京、長沙、福州、濟南、寧波、溫州、成都和廈門等九大城市。無錫的滴滴外賣騎手告訴新京報記者,滴滴外賣將于4月1日上線。
  滴滴外賣騎手招募消息顯示,騎手分為忠誠騎手和自由騎手兩類。忠誠騎手要求每周在線大于48小時,月保底收入10000元;自由騎手可自由上線接單,訂單收入翻倍。“現在滴滴騎手的優惠很大,剛開始每天跑200元,滴滴補貼200元。”無錫外賣騎手王南(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滴滴外賣現在已經吸引了無錫許多資深外賣騎手。
  目前來看,外賣并不是一個短時間能實現盈虧平衡的市場。美團點評高級副總裁王莆中透露,美團外賣距離盈利仍有一到兩年時間。年交易額達1710億元的業務,還無法通過規模化來盈利,美團近期也在逐步減少用戶補貼金額,紅包補貼從早期的最低三四元,變成了現在的0.5元左右。
  去年,餓了么收購百度外賣,餓了么和美團成為外賣大戰中的幸存者;今年,阿里又全資收購餓了么。滴滴現在進軍外賣市場意欲何為?
  互聯網分析師唐欣表示,互聯網企業很少把賺錢當做直接目標,用戶流量、現金流、支付通道等,都是有價值的考量。對于滴滴來說,出行是高頻支付場景,外賣同時也是。
  2017年,滴滴全資控股的時園科技收購一九付,間接獲得第三方支付牌照。“若滴滴不斷發展,日后必然會建立自身支付體系,不會放棄支付入口。”資深互聯網觀察家丁道師認為。
  補貼戰價格戰或再現,錢能燒多久?
  “從目前來看,滴滴外賣和美團打車都是階段性試水,兩家企業都沒有把此當成戰略性的業務來看。至少短期內不會威脅到對方的市場份額。”資深互聯網觀察家丁道師認為,作為各自領域的巨頭,滴滴與美團進入對方領域的成本并不高,目前外賣市場與出行市場都存在一些問題,生活服務剛性需求,市場是多元的,未來兩個市場還是會有其他玩家進入。
  2014年到2016年之間,網約車大戰的慘烈程度足以載入中國互聯網史冊。作為滴滴的投資方,馬化騰曾對媒體透露,滴滴最高一天曾虧損超過4000萬。“(補貼大戰)就像武林高手過招,誰也不敢收手,一收手就前功盡棄”。
  在移動出行和外賣市場,久違的補貼戰還會再現嗎?有分析認為,無論是美團涉足打車,還是滴滴做外賣,業務鋪開的初期,采用的手段必然是價格戰與補貼戰。
  盡管美團在去年10月完成了一筆40億美元的融資,但公司的外賣、團購、酒店三大業務還在繼續燒錢,在打車業務上大規模、長時間的大額補貼并不現實。
  近日,新京報記者從上海證券交易所公司債券信息平臺獲悉,中信證券-滴滴第【N】期CP資產支持專項計劃已于3月16日受理,此計劃擬發行金額100億,品種為資產支持證券(ABS)。
  本次ABS融資以滴滴合作汽車租賃公司向司機出租車輛所產生的租賃債權為基礎資產,滴滴擔任合作伙伴的代理原始權益人,負責協調租賃公司,統一面向資本市場進行證券化融資。至于這100億元融資的用途,知情人士稱將用于完善滴滴的出行生態。而不是外界猜測補貼外賣業務。
  此外據相關媒體報道,滴滴的GMV(成交總額)在2017年達到250億-270億美元,2017年GMV增長超過70%,并基本盈利;2018年滴滴預計將順利實現盈利。在沖擊盈利的關口,滴滴愿意拿出多少錢來補貼外賣市場?在易到、嘀嗒、首汽相繼將業務拓展到網約出租車之后,網約車行業又迎來了一個更重量級的“玩家”。
  3月21日,美團打車正式登陸上海,服務項目包括網約出租車和網約快車兩大業務。
  此前,美團打車于2017年2月份首次亮相南京,此后近一年,美團打車并未進一步拓展新的城市。因此,一度有觀點認為,打車業務只是美團的一個“玩票”。不過,隨著美團打車此番登陸上海,在業界看來,美團對于打車業務應該是“認真”的。美團方面稱,后續還將開通北京、成都、杭州、溫州、福州、廈門等城市。
  相比于現有的各類打車軟件,美團打車的獨到之處是把餐飲商家給“鏈接”起來了。據介紹,上海用戶在美團搜索本地餐飲商戶信息時,可直接通過商家主頁的“打車”入口跳轉到打車服務,無需另外手動輸入地址。“從某種程度上而言,這已經接近閉環發展,美團用戶無需再重新打開其它打車軟件了”,有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指出。
  不過,在用戶習慣尚未養成的情況下,“拉新”最有效的方式不是便捷,而是便宜。事實上,美團打車對于上海的司機和用戶都給出了不小的優惠,比如,美團打車此前在南京對司機的抽成為8%,而此番對上海地區的司機,給出了三個月內“零抽成”的優惠。
  對于美團在網約車領域的再進一步,美團點評高級副總裁王慧文表示:“美團點評的使命是‘讓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美團打車將致力于幫助用戶提升出行效率,創造美好生活,依照上海市主管部門的要求和指導,積極促進新老業態融合發展。”
  “對于美團來說,只要供應端能夠有規模,它的供需關系就可以建立起來。美團在乘客端是自帶流量的,在出行上是有場景優勢的,用餐、電影、酒店的前一步和后一步都是出行。那么接下來的問題就是,供應是否能夠形成規模?我們認為美團有機會”,嘀嗒出行副總裁李金龍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我們認為,出行市場一定要多元化,也一定會越來越多元化,這樣才能為司機和用戶提供更好更極致的服務,同時更好滿足用戶的個性化出行需求。我們也歡迎更多新的企業加入這個市場,同時我們也呼吁,出行里的玩家都能有序競爭,共同將市場做大做好”。
  易到相關負責人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則表示:“網約車市場需要有更多的參與者,一起把出行服務做好,推動行業更健康發展。尤其隨著用戶對服務需求的不斷提升,市場應當把重點放在出行服務的改良上。”
  值得一提的事,在上線當日,上海市相關部門要求美團打車將相關數據信息按規定接入網約車行業監管平臺。美團打車負責人表示將積極整改、規范經營,切實落實企業管理的主體責任。
  截至目前,滴滴、首汽、神州方面尚未對美團打車登陸上海一事發聲。

围棋高手柯洁的老师是谁 st股票涨跌幅限制 重庆时时彩最新开奖号码 股市热点软件分析 新快三吉林快三 什么是申购股票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结果104期 极速赛车选号技巧图片 华夏配资网vip杨方配资靠谱 辽宁11选5第五位走势图 平特一肖生肖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