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行業新聞 > 城市群一體化也面臨不小的挑戰

城市群一體化也面臨不小的挑戰

  長三角城市群,是正在快速崛起的世界級城市群。國務院發布的《長江三角洲城市群發展規劃》明確提出,要發揮上海龍頭帶動的核心作用和區域中心城市的輻射帶動作用。無論從人口規模、經濟體量,還是從區域影響來看,上海都是這個城市群的龍頭城市、核心城市。新時代,在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實踐中,上海需要充分發揮世界城市與核心城市的先導作用。
  既能務實惠民 又可挖潛增效
  一體化發展是趨利避害的一種優化選擇。處于城市群地理空間中的城市,為什么大多希望能實現發展建設的一體化?原因在于,它具有兩個顯見的好處:一是,能夠更加有效地配置城市群中的生產生活資源要素,有助于規避各自為政、單打獨斗、同質化競爭所引發的效能低下弊端;二是,有助于協調解決跨區域的矛盾、問題,如霧霾擴散、水體污染等問題。
  一體化是在眾多主體并存的環境中,追求協同配合、彼此呼應、互動并進關系的至高境界。在自然界中,有些場景想必大家會有印象:深海中密集的魚群,天空中密集的鳥群,不管怎么游弋轉彎或上下翻飛,它們始終都是一個有序移動的整體。魚和魚之間、鳥和鳥之間,既不會出現一片混亂,也不會發生碰撞,并且還能保證方向始終如一。這就是動物界的行為“一體化”。
  魚和鳥之所以能做到這一點,是因為在它們的群落中,有一種讓所有魚和鳥能夠自覺遵守的“一致行動指令機制”。換句話說,它們中間有引領者和帶動者。如果我們為長三角城市群確定諸如“小康型城市群”“現代化城市群”甚至“未來式城市群”等品質晉級階段目標,那引領和帶動長三角城市群走向這一目標的龍頭就是上海。其他節點城市,如杭州、南京、蘇州、寧波及合肥等,則會相應扮演發展引擎的重要作用。
  從世界城市發展規律來看,在粗放化建設階段,走自力更生、自主發展的路子,可以維持幾十年乃至上百年。可一旦到了更新再造和謀求轉型創新的精細化階段,就需要借助推動城市群來實現一體化,進而挖掘和增加新的發展動能。紐約、倫敦、巴黎及東京等,都經歷過這樣的發展階段。目前,長三角已經進入到這一發展階段。
  那么,什么是一體化呢?舉例來說,在深度融合的一體化機制下,城際高速公路上不會有太多的設卡收費,不同城市的交通卡乃至社保卡可以通行通用,貨物出入境通關也有望就地解決。從這個意義上說,一體化的價值就在于,它既能務實惠民又可挖潛增效。
  推進文化共融 用好制度紅利
  實踐中,城市群一體化也面臨不小的挑戰。特別是,要讓所有成員城市愿意協調配合、功能錯位,需要借助必要的制度改革、制度創新,來推出蘊含一體化共識的新制度新規章。
  中共上海十一屆市委三次全會強調,要奮力做好制度供給。在長三角地區主要領導座談會上,相關共識進一步達成:促進公共服務深度融合,加快建設區域一體化市場,大力實施長三角地區市場規則體系共建、創新模式共推、市場監管共治、流通設施互聯、市場信息互通、信用體系互動的“三共三互”工程。這表明,長三角城市開始謀劃借助制度供給和區域聯動這個支點,來力求撬動城市和區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新變。
  應當看到,為城市群量身定制新制度新規則后,關鍵的著力點在于城市間實現民心相通、訴求相容。因為新的制度設計和制度安排,必然關系到成員城市間如何科學合理地分配資源要素、劃分功能責任、確定補償關系、發揮比較優勢等,協調難度可想而知。在這方面,率先發揮文化發展的共通共融、春風化雨和先行引導作用,具有格外重要的意義。
  當前,上海正在朝著發揮龍頭作用的目標不斷邁進。打響上海服務、上海制造、上海購物、上海文化四大品牌以及出臺“上海文創50條”、深化放管服改革和倡議“創新引領,攜手打造世界級城市群”等表明,上海正在按照新時代的新要求力推長三角一體化進程。其中,發揮龍頭先導作用,客觀上要求上海具有“勇者先行”的精神。
  從愿景上看,國務院批復同意的《上海市城市總體規劃(2017—2035)》明確提出,上海的未來發展愿景就是建成卓越的全球城市。從精神上看,上海既是紅色文化的發源地,也是新時期改革開放和創新實踐的前沿。中國共產黨人正是由“石庫門”走向了“天安門”,并在40年的改革創新中創造了新的輝煌。這里面,“敢為天下先”正是上海突出的精神表征。
  在此基礎上,我們有能力推進文化深度共通共融,有能力用好制度創新紅利,最終推動長三角城市群一體化協調發展取得實質性突破。長三角城市群,是正在快速崛起的世界級城市群。國務院發布的《長江三角洲城市群發展規劃》明確提出,要發揮上海龍頭帶動的核心作用和區域中心城市的輻射帶動作用。無論從人口規模、經濟體量,還是從區域影響來看,上海都是這個城市群的龍頭城市、核心城市。新時代,在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實踐中,上海需要充分發揮世界城市與核心城市的先導作用。
  既能務實惠民 又可挖潛增效
  一體化發展是趨利避害的一種優化選擇。處于城市群地理空間中的城市,為什么大多希望能實現發展建設的一體化?原因在于,它具有兩個顯見的好處:一是,能夠更加有效地配置城市群中的生產生活資源要素,有助于規避各自為政、單打獨斗、同質化競爭所引發的效能低下弊端;二是,有助于協調解決跨區域的矛盾、問題,如霧霾擴散、水體污染等問題。
  一體化是在眾多主體并存的環境中,追求協同配合、彼此呼應、互動并進關系的至高境界。在自然界中,有些場景想必大家會有印象:深海中密集的魚群,天空中密集的鳥群,不管怎么游弋轉彎或上下翻飛,它們始終都是一個有序移動的整體。魚和魚之間、鳥和鳥之間,既不會出現一片混亂,也不會發生碰撞,并且還能保證方向始終如一。這就是動物界的行為“一體化”。
  魚和鳥之所以能做到這一點,是因為在它們的群落中,有一種讓所有魚和鳥能夠自覺遵守的“一致行動指令機制”。換句話說,它們中間有引領者和帶動者。如果我們為長三角城市群確定諸如“小康型城市群”“現代化城市群”甚至“未來式城市群”等品質晉級階段目標,那引領和帶動長三角城市群走向這一目標的龍頭就是上海。其他節點城市,如杭州、南京、蘇州、寧波及合肥等,則會相應扮演發展引擎的重要作用。
  從世界城市發展規律來看,在粗放化建設階段,走自力更生、自主發展的路子,可以維持幾十年乃至上百年。可一旦到了更新再造和謀求轉型創新的精細化階段,就需要借助推動城市群來實現一體化,進而挖掘和增加新的發展動能。紐約、倫敦、巴黎及東京等,都經歷過這樣的發展階段。目前,長三角已經進入到這一發展階段。
  那么,什么是一體化呢?舉例來說,在深度融合的一體化機制下,城際高速公路上不會有太多的設卡收費,不同城市的交通卡乃至社保卡可以通行通用,貨物出入境通關也有望就地解決。從這個意義上說,一體化的價值就在于,它既能務實惠民又可挖潛增效。
  推進文化共融 用好制度紅利
  實踐中,城市群一體化也面臨不小的挑戰。特別是,要讓所有成員城市愿意協調配合、功能錯位,需要借助必要的制度改革、制度創新,來推出蘊含一體化共識的新制度新規章。
  中共上海十一屆市委三次全會強調,要奮力做好制度供給。在長三角地區主要領導座談會上,相關共識進一步達成:促進公共服務深度融合,加快建設區域一體化市場,大力實施長三角地區市場規則體系共建、創新模式共推、市場監管共治、流通設施互聯、市場信息互通、信用體系互動的“三共三互”工程。這表明,長三角城市開始謀劃借助制度供給和區域聯動這個支點,來力求撬動城市和區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新變。
  應當看到,為城市群量身定制新制度新規則后,關鍵的著力點在于城市間實現民心相通、訴求相容。因為新的制度設計和制度安排,必然關系到成員城市間如何科學合理地分配資源要素、劃分功能責任、確定補償關系、發揮比較優勢等,協調難度可想而知。在這方面,率先發揮文化發展的共通共融、春風化雨和先行引導作用,具有格外重要的意義。
  當前,上海正在朝著發揮龍頭作用的目標不斷邁進。打響上海服務、上海制造、上海購物、上海文化四大品牌以及出臺“上海文創50條”、深化放管服改革和倡議“創新引領,攜手打造世界級城市群”等表明,上海正在按照新時代的新要求力推長三角一體化進程。其中,發揮龍頭先導作用,客觀上要求上海具有“勇者先行”的精神。
  從愿景上看,國務院批復同意的《上海市城市總體規劃(2017—2035)》明確提出,上海的未來發展愿景就是建成卓越的全球城市。從精神上看,上海既是紅色文化的發源地,也是新時期改革開放和創新實踐的前沿。中國共產黨人正是由“石庫門”走向了“天安門”,并在40年的改革創新中創造了新的輝煌。這里面,“敢為天下先”正是上海突出的精神表征。
  在此基礎上,我們有能力推進文化深度共通共融,有能力用好制度創新紅利,最終推動長三角城市群一體化協調發展取得實質性突破。

围棋高手柯洁的老师是谁 排列五开奖直播 在线股票配资网 时时彩稳赚 最准特马网站免费白小姐 贵州快3几点开始 江苏股票配资 福彩生肖6十1开奖结果今天 腾讯分分彩定位胆技巧 融资炒股最惨的后果 黑龙江11选5跨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