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技術服務 > 建立高等教育改革發展議事協調機制

建立高等教育改革發展議事協調機制

  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加快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的重要內容就是分類管理、特色發展。國家《關于深化教育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指出,要“研究制定高等學校分類設置標準,制定分類管理辦法,促進高等學校科學定位、差異化發展,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
  在《條例》第二章第十一條中,有這樣的表述:“市教育、發展改革、人力資源社會保障、編制、財政等部門應當按照市人民政府舉辦的高等學校(以下簡稱地方公辦高校)在分類發展體系中的定位,確定其辦學規模、人員配置標準、財政經費投入等事項,并根據辦學水平分類績效評價結果進行動態調整。”
  在上海交通大學規劃發展處處長楊頡看來,這一蘊含“分類”思想的界定,是高等教育發展促進中非常大的進步。“從某種意義上說,分類正是中國高等教育的痛點,國外不用分類,根據市場需求辦學即可,但目前中國做不不到,很難做到不走獨木橋,”據了解,將于2018年3月15日正式實施的《上海市高等教育促進條例》,由上海市第十四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四十二次會議于2017年12月28日通過,一共有五十二條。條例明確高等教育“應當以立德樹人為根本任務”,規定政府支持保障措施,促進青年教師更好發展,在人員編制、收入分配等方面賦予高校更進一步的辦學自主權。《條例》是我國第一部促進高等教育改革發展的地方性法規。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上海高等教育的改革與發展中,連續出臺了《上海高等教育布局結構與發展規劃(2015-2030年)》、《上海高等學校學科發展與優化布局規劃(2014-2020年)》、《上海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規劃(2015-2030年)》三大規劃,這些關系本市高等教育布局的重要內容也首次被寫入了法規。條例吸納了本市高等教育布局結構發展規劃、學科布局規劃和職業教育規劃的內容,固化了上海教育綜合改革的經驗和成果:明確規劃的制定和效力,規定高等教育規劃由市政府批準后實施,市政府有關部門應當嚴格執行本市高等教育發展規劃,將規劃作為高校設置調整、資源配置、基本建設和條件保障的依據。同時,明確規劃的核心內容,將高校分類發展、地方高水平大學與學科建設、學科專業設置、應用型人才培養等規劃內容在條例中予以規定,以凸顯規劃內容的法律效力。
  楊頡坦言,條例強化的分類管理、精準定位理念,將有利于高等教育體系的進一步提升和完善。
  教育改革進程中,高校自主辦學始終是各方關注熱點。華東師范大學教育治理研究院院長范國睿教授解讀《條例》相關內容。
  他認為當前我國高等教育改革進入深水區、攻堅期,需要“綜合”改革,意味著教育改革不是教育系統自身的事,而是需要形成“系統合力”,這就需要建立與完善以教育事業發展為核心的部際協商溝通的體制機制,提高政府服務與監管教育事業發展的能力。由此,促進“政府統籌管理、學校自主辦學和社會多方參與”的高等教育治理體系現代化建設已經成為必然要求。
  《條例》指出,在市級層面,建立高等教育改革發展議事協調機制,審議高等教育改革發展的重大方針和政策,協調解決高等教育發展中的重大問題和重大事項;設立高等教育投入評估咨詢委員會,對高等教育重大投入政策提出咨詢和評估,對經費使用情況進行督導和檢查。
  同時,在高等教育改革中一直十分敏感的編制、經費投入等方面,提出“市編制、教育、人力資源社會保障等部門在科學核定并動態調整地方公辦高校的人員編制時,應當聽取高等學校的意見”、“建立科學合理的增長機制,確保高等教育財政經費投入持續穩定增長”,為上海高等教育發展的高校依法自主辦學提供了有力的法治保障。
  在社會參與方面,《條例》鼓勵、重點支持社會力量依法獨立或者共同舉辦高水平、有特色的非營利性民辦高等學校,鼓勵和支持企業事業單位、社會組織和個人等社會力量與高等學校合作共建教學、科學研究機構;向高等學校捐資捐贈,鼓勵專業機構自主或者受委托開展高等教育評估,鼓勵行業組織參與制定學科專業建設和人才培養的方案和標準,定期發布人才需求預測,參與對學科專業的評估活動,鼓勵企業、科學研究機構、社會組織等與高等學校開展產學研合作,開展教師和科研人員的雙向柔性流動,共同開展人才培養和科學研究。
  “上海在高校自主辦學問題上,歷來走在全國前列。早在1979年底,復旦大學、交通大學、華東師范大學、同濟大學上海4所大學的校長就在《人民日報》上發文,呼吁改革高等教育體制,給高等學校以辦學自主權,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
  范國睿教授說,近年來,在滬高校在建設現代大學制度、推進高等教育治理現代化取得了許多有價值的經驗,高校依法、依大學章程自主辦學,成為現代大學治理的必然趨勢。《條例》充分吸收了這些改革的經驗,設立“依法自主辦學”專章,從推進政府簡政放權和保障學校權利兩個層面提出具體措施。
  此外,在支持學生創新創業、科研與成果轉化、資產處置等方面,也賦予高校相應的自主權。為了鼓勵社會力量參與高等教育興辦和發展,條例從民辦高等教育發展、社會力量和行業組織參與、產學研合作、多渠道合作等方面作出規定。這些都是此次高等教育立法的亮點所在。
  比如條例第二十五條規定,地方公辦高校按照激勵與約束相結合的原則,在績效工資總量內,自主確定績效工資分配方案。市政府應當建立適應本市高等教育行業特點的收入分配制度,科學核定地方公辦高校績效工資總量,并建立正常增長機制,確保教師收入逐步增長。
  條例還規定,科技成果轉化收益獎勵、省部級以上教學和科技獎勵、競爭性科研項目中用于人員的經費、引進高層次人才和團隊所需人員經費以及捐贈收入中用于人員的費用不列入績效工資總量。

围棋高手柯洁的老师是谁 浙江11选五遗漏值 炒股软件手机版下载 好彩1中奖技巧 股票涨跌的依据 浙江省体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快乐8大小单双骗局 极速赛车开奖结果 贵州快三开奖结和基本走势图 澳洲幸运10开奖记录 股票怎么玩说简单点